当前位置: 主页 - 课题研究 - 浏览详细内容:
赴广东云南学习调研金融改革情况的报告
信息来源:青海省金融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6-03-25 11:15    浏览次数:4046241
文字缩小 】 【 文字放大 】  

 为学习借鉴兄弟省市金融工作经验,进一步拓宽我省金融业“十三五”规划编制思路,完善金融改革创新举措,加快构建民间金融智库,我办于7月6日-11日,专门派出调研组赴广东和云南学习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考察的基本情况

调研组先后与广东省和云南省金融办就“十三五”金融业发展思路、农村金融改革、互联网金融、民间金融研究院设立等进行了座谈交流,并实地考察了广州市民间金融街和民间金融研究院,清远市佛冈县龙塘村信用合作部和金融服务站,昆明市鼎弘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泛亚民间资金登记服务中心和小微金融研究院,弥勒市鼎鑫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红河雄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二、经验与启示

尽管省情存在差异,两省金融改革重点以及采取的措施也不尽相同(见附表),但两省在金融改革方面都有成功的实践探索,对我们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通过资源集聚扩大金融资本的服务效应。广东省在金融改革的过程中,通过集聚发展实现了金融资本服务效应的最大化。一是建成国内首条民间金融街,促进民间资本的集聚。民间金融街是广东省、广州市重点打造的金融产业项目,集聚发展小额贷款、融资租赁、互联网金融、股权投资等民间金融业态及相关配套机构,其功能在于促进全省民间金融信息共享与交流、推动民间金融产品创新、激活民间资本活力。金融街2012年6月正式开业,三年时间,集聚效应明显,不仅助推民间资本规范化利用和发展,同时极大推动区域经济加快转型,产生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见表1)。二是试点设立信用合作部,促进农村闲散资金的集约使用。信用合作部是一种特殊的金融制度形式,由县政府批复设立和指导管理,不纳入金融监管部门管理范畴,监事会是其监管机构,向会员大会负责,维护信用部及会员的合法权益。广东省佛冈县龙塘村信用合作部是全国首家农村信用合作部,村民是主要会员,2013年12月正式运营,经营效益明显。截至2015年6月末,信用合作部吸收互助金244.7万元,发放投放金61笔,累计金额651.4万元,回收投放金33笔,回收金额412.6万元,投放金余额238.8万元。通过集中村民闲散资金,既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村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又帮助农民实现了增收致富。三是设立民办性质的研究院,促进智力资源的集聚。民间金融研究院是民间金融街的服务平台之一,成立以来,多次组织召开专家研讨会,为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互联网金融企业等机构搭建对话交流的平台,提出有利于民间金融发展的计谋良策;联合高校和有关金融机构,开展民间融资“广州价格”、互联网金融、征信公司等金融服务和制度创新等课题研究,探索制定民间金融产品、服务、征信的统一标准,为政府、企业、机关团体提供金融咨询服务和金融问题解决方案,初步形成广东民间金融发展的“智库”。

表1 金融街建设前后经济社会效益对比(2015年4月)

 

111706.jpg   

 

(二)通过培育新型金融业态激活地方金融发展能力。近两年来,云南省围绕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细化推出各类金融改革方案或办法达28项,但紧跟经济金融发展形势,培育新型金融业态是其金融改革的重大亮点之一,创新设立了多种类型且行之有效的地方新金融组织。我们选取鼎弘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和泛亚民间资金登记服务中心两大创新案例进行了实地考察,发现两家公司的成功经验具有共性特点,主要在于五个方面:一是定位明确。两家公司定位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旨在为民间闲散资金和中小微企业项目搭建合法、规范、安全、有序的对接平台,实际运作过程中,一直坚守业务底线,只做点对点的信息服务,不接手资金,不做资金池,不进行代偿,公司的高度自律赢得投资人的认可和赞扬,为公司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二是盈利模式清晰。基于公司发展定位,利润主要来源于服务项目的手续费用。两家公司项目融资成本年化利率约在16%-24%之间,其中,公司平台手续费约占2%-4%,略高于商业银行,远低于传统民间借贷,整体融资成本低于社会民间融资平均值,合理设定的服务费用保障了公司持续经营效益。三是规模经济效应明显。调研中,我们了解到,鼎弘公司采取的是线上运营模式,泛亚公司采取的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运营模式,但无论哪一种经营模式,两家公司都充分发挥了互联网的规模经济效应,有效降低了公司经营和风险成本,实现了规模收益递增。其中,鼎弘公司仅在2015年上半年就推出融资项目35个(企业项目23个,个人项目12个),投资额达到2247万元;泛亚公司自2013年12月开业以来,已为156家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行业涵盖农业、化工业、餐饮业、运输业、家装建材业、贸易服务业等众多行业,累计登记意向资金超过18亿元,截至2015年6月末,累计融资对接资金高达14.5亿元。四是团队人才素质较高。以泛亚为例,公司在职人员具有丰富的从业经验:从学历看,本科占比85%,硕士占比5%;从经历看,银行占比21%,担保公司占比58%,其他21%;从时间看,工作3-5年占比26%,5-10年占比26%,10年以上占比32%;从专业看,涉及律师、审计师、国际金融分析师、注册风险分析师等不同领域,有力保障了公司良性运转。五是监管到位。在促进民间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发展的过程中,云南省金融办坚持业务指导和风险管理并重,出台了《关于加强民间融资登记服务机构监管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互联网金融试点机构自律风险管理的通知》等10余项制度文件,并要求各试点机构按时向注册地相关部门和省金融办报送有关监测数据,以做好日常风险监测评估。截至目前,两家公司均未发生违约案例。由此,我们认为,只要措施得当,新型金融业态是当前激活地方金融发展能力的有效途径,同时,借助互联网信息技术,推动传统金融服务转型升级,也是提升区域金融服务水平的重要手段。

(三)通过综合手段突破农村金融改革瓶颈。农村金融属于我国金融发展薄弱领域,也是当前金融改革的重点领域。广东省在推进农村金融改革的过程中,坚持试点先行、分类推进原则,综合运用财政、行政、科技等多种手段,不断完善农村金融基础设施、金融政策体系,提升农村金融服务能力和水平。改革实践经验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政府、市场共推。如以多种注资方式化解农信社风险,推动农信社改革;省财政每年安排5000万元,为全省农村专业合作社提供“政银保”合作服务等。二是创新农村金融组织。如试点建立的信用合作部,已成为现有农村金融服务体系的有效补充;试点设立的农村产权交易中心,也已经成为农村信贷融资的主要支撑。三是加大信息技术运用力度。如推动建立的市县多层级征信中心,为金融机构支持“三农”提供了高效信息保障;把握“互联网+”机遇,在梅州、揭阳等市试点建立的农村金融服务网,农户可以在线申请各种贷款业务,有效提高了农村金融服务效率。

三、思考和建议

借鉴广东、云南两省金融改革的成功经验,结合我省实际,从近期看,建议着力推动“新型农村金融组织设立、互联网金融试点、民间金融发展研究院组建和‘十三五’规划编制”四项工作。

(一)探索建立两类新型农村金融组织。一是在全省信用度好且有一定产业经济基础的信用乡(镇)开展信用合作部试点,由乡(镇)内企业、农牧民专业合作社等各类经济组织及农牧民作为会员发起设立,只吸收会员股金、存款,向会员开展信贷服务,集聚农村闲散资本服务农村经济发展。二是结合海东市农村“六权抵押贷款”试点、湟源县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可以在两地设立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搭建农村产权流转平台,进一步研发各类农村产权抵质押贷款产品,提升农牧民及农牧区新型经济主体的融资能力。

(二)完善互联网金融服务体系。一是打造青海互联网金融创新基地。从调研情况看,相比兄弟省份,我省互联网金融发展有待加强。结合互联网金融发展规律及我省实际,建议在西宁筹建互联网金融创新基地,推动设立市场化的新型互联网金融组织,逐步形成基地的集约、规模、品牌和示范效应,促进现代金融服务体系的市场化、信息化、现代化。二是组建青海省民间金融征信公司。抓住央行放开个人征信牌照业务市场的机遇,建议推进组建我省第三方民间金融征信系统,优化全省金融生态环境,促进地方新型金融组织及互联网金融发展。三是创新互联网金融发展模式。支持青海股权交易中心开展股权众筹业务。继续支持“贝通网”发展,推动做大做强,实现规模经济效应,以充分发挥其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的功能,畅通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的渠道,改善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助力青海经济发展。

(三)组建民间金融发展研究院。当前,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增大,银行信贷呈紧缩态势,规范利用民间资本成为提升我省金融服务能力的重要依托。组建民间金融发展研究院,有利于集聚智力资源,引领提升青海民间金融规范发展的层次和水平,带动民间金融业态转型升级,从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同时,还可以有效整合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和融资性担保行业协会的资源,并通过专业的培训指导,提升全省小额贷款公司和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行业竞争力。

(四)进一步做好“十三五”规划内容设计与编制。在前期“十二五”规划终期评估的基础上,完善我省“十三五”规划内容体系。借鉴金融改革先行区经验,初步形成如下发展思路:按照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商业性金融和地方性金融有机结合的总体架构,坚持直接金融与间接金融并重,将金融招商推进同地方金融发展结合起来,将传统金融组织体系完善与新型金融业态构建有机衔接,逐步建立多层次、广覆盖、可持续的金融服务体系;根据我省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的总体要求,综合考虑不同区域、不同领域金融服务需求的差异性,大力推动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网络金融、科技金融、产业金融的发展,探索形成多种具有青海特色的金融发展模式;结合国家政策法规和地方实际,不断完善区域金融风险监测指标体系和评估方法,以推进信息共享和监管合作为重点,强化地方政府部门与金融管理部门的协调配合,构建有效防范和处置金融风险的管理机制;推进支付体系、征信和社会信用体系等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健全完善政策、机制、信息、人才等金融生态环境要素,建立起保障金融业持续、快速、健康发展的有效支撑体系。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站内搜索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最新发布信息